18916165405,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上海涉外离婚律师 > 新闻资讯 > 离婚后,我对婚房是否享有居住使用权? >

离婚后,我对婚房是否享有居住使用权?

来源:上海涉外离婚律师浏览次数:4 时间:2019-12-06 11:53

【案情回放】

年轻貌美的陈怡(女)经自家亲戚介绍,与事业稳定的胡刚(男)相识、相恋,并于1993年5月登记结婚。二年后,他们生育了一个漂亮的女儿,取名胡慧婕。由于男方家庭,特别是陈怡的婆婆重男轻女思想非常浓重,自胡慧婕出生后,陈怡一直备受婆婆冷嘲热讽,再加之胡刚性格暴燥,双方缺乏有效地沟通,陈怡终日郁郁寡欢、以泪洗面。

1998年初,胡刚一家三口因原居住地动迁受配本市徐汇区某公房一套(以下简称“系争房屋”),租赁户名为胡刚。1998年10月,陈怡和女儿的户口从自己娘家迁入系争房屋内。

2002年,陈怡提起离婚诉讼。审理中,双方均表示无财产、住房纠纷,并于2002年8月在法院达成调解协议:1、男、女双方自愿离婚;2、女儿随陈怡共同生活,胡刚自2002年8月起按月给付抚育费400元,至女儿18周岁时止。离婚后,胡刚将陈怡强行驱逐出系争房屋,母女俩居无定所、在外流浪!离婚不久,胡刚就将系争房屋买下,权利人登记在自己名下。

9

不久,陈怡的父亲在得知自己女儿和外孙女下落后,将母女俩人接回家。回家后,陈父觉得自己女儿精神恍忽,有时会歇斯底里。无奈,陈父带着陈怡先去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进行心理咨询,并于2004年6月,通过法院司法鉴定,确定陈怡在离婚诉讼时患有精神分裂症,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。之后,陈父通过监护人确认程序,成为陈怡的法定监护人。

之后,陈父为了维护女儿的合法权益,在律师帮助下,以要求确认陈怡对于上述系争房屋享有居住使用权为由起诉至法院,最终法院判决:陈怡享有系争房屋的居住使用权,胡刚不得妨碍陈怡行使该项权利。

【案件点评】

随着房价的上涨以及离婚率的节节攀升,围绕房屋所有权及其衍生的用益物权的纠纷也不断涌现,本案就是一起典型的居住使用权确认纠纷。通过这起案件,让大家对一个专业法律概念“用益物权”有了更充分地认识——即对他人所有的物在一定范围内,加以占有、使用、收益的限制物权。房屋居住使用权在传统民法上就属于用益物权的一种。我国目前虽然在法律上没有明确规定居住使用权,然而它作为人类生存的基本权利,亦受宪法保护,并在司法实践中得以确认和保护。目前,居住使用权的取得主要有以下三种方式:1,依法取得,如《婚姻法》规定一方在离异时他处无住房,另一方不得以离婚为由而剥夺其居住使用权;2,以遗嘱或遗赠的方式取得:3,以合同约定的方式取得。就此案而言,虽然,男女双方在离婚诉讼中均表示无财产、住房纠纷,但在离婚调解协议中对离婚后双方的具体居住问题未作约定。离婚后,系争房屋由男方买下,但女方是系争房屋的受配人员之一,是原公房的同住人,根据《民法通则》第五条的规定,公民、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,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,故女方对该系争房屋享有居住使用权。

本案另一争议焦点——诉讼时效是否已过。男方在答辩中认为自从离婚到起诉时已经8年,诉讼时效已超过,请求法院驳回女方起诉。根据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》中相关规定,对于债权请求权的诉讼时效是有具体而明确的规定。然而,对于物权请求权是否适用诉讼时效的问题,由于理论界和司法实务界对该问题争论较大,故法律未予明确规定。基于物权基本原理,针对本案此争议焦点,法院采纳并支持了女方代理律师的观点——即本案属于用益物权确认,用益物权系限制物权之一,不存在超过诉讼时效问题。


分享到:
已经是第一篇了 过错方在离婚时财产应该怎么分割?

上海涉外离婚律师

QQ在线

在线咨询

18916165405

添加微信

扫描添加微信
cache
Processed in 0.006574 Second.